华润医药或取代高特佳成为博雅生物新实际控制人
2020-10-16 10:45:36  来源: 投资时报  
1
听新闻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实控人婚外情风波还未平息之际,博雅生物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博雅生物,300294.SZ)即将迎来自己新的“主人”——华润医药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润医药,03320.HK)。

据最新公告显示,博雅生物控股股东深圳市高特佳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特佳集团),拟将其持有的博雅生物6933。 2万股无限售流通股(占上市公司股本总额的16%),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转让给华润医药,并经双方友好协商确定每股受让价格为38元,标的股份转让总价款为26.35亿元。

与此同时,高特佳亦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剩余股份的表决权委托给华润医药控股行使。若上述事项最终达成,华润医药将取代高特佳成为博雅生物新实际控制人。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作为与华兰生物(002007.SZ)、上海莱士(002252.SZ)和天坛生物(600161.SH)齐名的中国血液制品四大巨头之一,博雅生物近些年来业绩略显颓势,其净资产收益率已经连续下滑,且近五年的销售净利率亦在持续走低。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以血液制品企业闻名,但博雅生物血液制品占营收比重,已经从2017年的50.12%下滑至2019年33.96%,归母净利润也在2019年现上市以来首次下滑。

时至2020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博雅生物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13.28亿元,同比下滑3.47%;实现归母净利润1.61亿元,同比下滑24.42%;加权净资产收益率为4.02%。

针对投资者最为关注的博雅生物在目标项目无生产资质、未签合同,且无实际供货的情况下就打款超8亿元的行为,博雅生物最新公告表示,根据公司与博雅广东于2019年4月15日签订的《原料血浆供应框架协议》的约定,若博雅广东未能在协议生效之后起24个月完成原料血浆供应的,协议自行终止,并及时返还已支付的相关款项及同期银行活期存款利息。

截至2020年10月14日收盘,博雅生物报收于40.29元/股,较近期高点已回落28%。

博雅生物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元/股)

ROE连降众高管减持

博雅生物是一家以血液制品为主,集生化药、化学药、原料药等为一体的综合性医疗产业集团,其产品包括血液制品、糖尿病及抗感染类化学药、生化药等。

据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博雅生物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4.61亿元、24.51亿元和29.09亿元,同比增长54.29%、67.84%和18.66%;实现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57亿元、4.69亿元和4.26亿元,同比增长31.08%、31.57%和-9.17%。

同期,该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0.24亿元、0.35亿元和-1.15亿元,净资产收益率(ROE)分别为14.70%、12.66%和10.89%。

从以上数据来看,博雅生物经营现金流净额普遍低于其归母净利润,且两者金额差异较大,整体盈利质量偏弱,而净资产收益率则处于不断下滑的状态。

与此同时,《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近五年来,博雅生物的销售净利率也在不断下滑。据数据显示,2015年—2019年,该公司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30.75%、29.32%、24.99%、19.79%和15.20%。而同期,与之对应的销售费用则分别为0.75亿元、1.13亿元、3.78亿元、7.54亿元和9.63亿元,逐年攀升。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以来除实控人蔡达建旗下公司在陆续减持博雅生物股份外,一众高管也开始陆续减持公司股份。

据《投资时报》研究员梳理,2020年以来,博雅生物董事徐建新通过江西新兴生物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已累计减持421.77万股,减持金额约1.35亿元;博雅生物董事、总经理梁小明在6月减持18.6万股,减持金额约715.85万元;博雅生物董事长廖昕晰及其控制的企业南昌市大正初元投资有限公司累计减持547.63万股,减持金额约2.51亿元。

此外, 博雅生物董事范一沁减持29.59万股,减持金额约1148.98万元;该公司监事姜国亮(现已离职),累计减持9.97万股,减持金额约329.01万元。

利润下滑严重关联交易待解

2020年上半年,在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下,博雅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3.28亿元,同比下滑3.47%;实现归母净利润1.61亿元,同比下滑24.42%。

其中,血液制品业务(不含复大医药的经销业务)实现营业收入4.69亿元,同比下滑0.81%,占总营收的35.28%;实现净利润1.07亿元,同比下滑28.29%,占归母的净利润的66.56%。

对此,博雅生物表示,由于原材料成本、生产成本上升、部分产品销售价格下降,导致产品综合毛利率有所下降。

而在非血液制品业务方面,博雅生物主要包括天安药业的糖尿病用药业务、新百药业生化类用药业务、博雅欣和的化学药业务以及复大医药药品经销业务。

2020年上半年,受“集采”医药政策及新冠疫情的影响,天安药业实现营业收入1.63亿元,同比下滑4.21%;实现净利润2559.85万元,同比下滑23.51%。

新百药业实现营业收入3.94亿元,同比下滑8.29%;实现净利润3418.75万元,同比下降27.95%。复大医药实现收入3.07亿元,同比下降8.27%;实现净利润1866.69万元,同比增长6.56%。

除了业绩下滑外,博雅生物还面临与博雅广东(原名丹霞生物)相关的问题,这也是投资者关注的重点。

据了解,2017年,高特佳集团收购与博雅生物同属血液制品生产企业的博雅广东99%股权,并表示未来将以博雅生物作为血液制品唯一平台,但二者却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未能整合,形成了竞争关系。

与此同时,博雅生物先后在2017年5月和2019年两次以“充分利用血浆资源,缓解血液制品供应紧缺情况”为理由,向博雅广东支付了超8亿元的预付款。

然而,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7年4月,博雅广东就因人血蛋白产品中铝离子高于《中国药典》的标准,被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收回《药品GMP证书》(CN20130057),并勒令停产。因此,到目前为止,博雅生物都未能收到斥巨资购买的血浆。

为何在明知博雅广东被勒令停产的情况下,还要付超8亿元采购款?面对监管部门的问询,博雅生物回复称,博雅广东虽然暂停生产,但是下属各血浆站仍正常采集原料血浆,公司预付给博雅广东的款项,均用于博雅广东的原料血浆的采集及正常的运营开支,以保障博雅广东原料血浆的供应能力。

不过,业内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没有生产资质就签合同,没有供货就打款的行为并不正常,或是为了掩盖“财务资助”的事实。

《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由于预付了超8亿元的采购款,直接导致2019年,博雅生物的现金流大幅下滑。

在最新的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博雅生物给出解决方案:一方面,根据公司与博雅广东于2019年4月15日签订的《原料血浆供应框架协议》的约定,若博雅广东未能在协议生效之后起24个月完成原料血浆供应的,协议自行终止,并及时返还已支付的相关款项及同期银行活期存款利息。另一方面,公司仍将积极推进“调拨申请”“改变供浆关系”申请的工作,以实现原料血浆供应。

同时,博雅生物表示,公司将向博雅广东采取“资产使用管理”“原料血浆共同管理”“银行资金共同管理”等措施,保障资金安全。若到期后,未能归还相关款项,公司将通过友好协商、担保、诉讼等一切法律手段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不知在如此情形下,华润医药的接盘能否让博雅生物的业绩重新恢复增长?

责编: